好研网
课程改革 > 综合样本校 > 洋浦中学 > 优秀读书心得选登

优秀读书心得选登

发布时间:2010-06-21 10:21:00 作者:9606 浏览次数: 评论:0    分享

安娜的神性与人性

            五年前,我读了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宁娜》,五年后,我再一次读到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宁娜》。不论是五年前的兴趣所至,还是五年后的目的使然,我都无法用三言两语来描绘安娜是怎样的人,她复杂得让人无法妄加论断。或许,她本不是一个人,对,她是人神的合体,既具人性又有神性。

        托尔斯泰异人之处就是给予安娜生命的热情和追求。潜意识上把她作为自己的同路人,给予她最大的人生终极关怀以复杂的人文色彩——生的喜悦,死得恐惧,爱的幸福,恨的彻底。但在醒意识上,托尔斯泰又是安娜的道德判官,把社会的批判和宗教的愤怒同时赋予安娜,把《诗经》“伸冤在我,我必报应”作为全书的题辞,就是对安娜的判决。我刚翻开书时,看到首页头条醒目的,不禁为之一紧,但不知其所以然,直到看到安娜在死前高喊:“上帝,请饶恕我吧!”我才释然,但依然无法放松精神,安娜还一直缠着我,她太让人费解了,而安娜之所以历经百余年依然风华绝代,也就在于她的复杂性,在于她的神性和人性。

            安娜具有神性,她的神性,就体现在她有摄魂的力量和超越凡俗的勇气。安娜的确神,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被她吸引,往往是惊鸿一瞥,就刻骨铭心。而她往往不是以她的外表取胜,而是她内在的气质让人无法自拔。无论谁,第一次见到安娜都会被她的这种气质撼住。

          沃伦斯基第一次见到安娜是在火车站上,尽管版本不尽相同,但大意基本上一样,他们相见的一刹那是这样的:“在这短促的一瞥中,沃伦斯基发现她脸上有一股被压抑着的生气,从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和笑盈盈的樱唇中掠过,仿佛她身上洋溢着过剩的青春活力,不由自主地忽而从眼睛的闪光里忽而从微笑中透露出来,她故意收起眼睛里的光辉,但它违反她的意志,又在她那隐隐约约的笑意中闪烁。”这就是花花公子沃伦斯基第一眼从安娜身上发现的东西。再看到安娜与她哥哥见面的情景“那动作的利落和优美使沃伦斯基感到惊愕。沃伦斯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笑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笑。”第一次见面,沃伦斯基就不由自主被安娜吸引了。等到第二次见面就完全被她吸引,以致他不惜舍弃美丽、年轻的基蒂“安娜微笑,他就微笑,她沉思起来,他也收敛笑容”。最后还跟随安娜从莫斯科跑到彼得堡,在彼得堡向安娜展开全面的攻势,最后应得了安娜的芳心,但即使是花花公子,即使成为众矢之的,安娜一直是他的最爱,是他不可割舍的部分,他已经离不开安娜,即使后来安娜变得很乖戾,他还得承认,没有安娜他没法活下去。安娜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沃伦斯基如此的不可自拔,用安娜的话说“只要他在这里就好,只要他在这里,他就不能不爱我,也不敢不爱我”,安娜就有这个能力,所以安娜的自杀对沃伦斯基无疑是致命的一击。

             基蒂第一次见到安娜的印象是“基蒂还没有定下神来,便觉得自己不仅受到她的感染,而且觉得自己爱上了她,安娜不像一个上流社会的贵夫人,也不像有了八岁孩子的母亲,要不是她眼睛里那闪动和吸引着基蒂的严肃而有些忧伤的神情凭她那动作的灵活,她的娇艳以及凝聚在她的脸上时而从微笑中,时而从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勃勃生气,她倒是像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基蒂觉得安娜十分纯真,什么也不掩饰,不过也觉得她另有一个崇高的,她基蒂无法理解的、复杂的、诗意的精神世界。”甚至在舞会上,年轻、美丽,压倒群芳的基蒂也不得不爱安娜,责备自己以前没有充分领略她的真正魅力“ 她的魅力就在于她这个人总是比服饰更突出,服饰在她身上从来就不引人注目。这件镶着华丽花边的黑色连衣裙就不显眼,这只不过是一个镜框,引人注目的只是她这个人:雍容、潇洒、优雅,同时又快快活活、生机勃勃。”在知道安娜是自己的情敌下,基蒂还没比就觉得自己完了,而且比以前更赞美她了“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把基蒂的目光吸引到安娜的脸上”。这超自然的力量也是安娜摄魂的魅力所在。

             沃伦斯基、基蒂都是比较感性的人见到安娜喜欢上她,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莱温却是一个感情比较专一,而且对感情比较严肃的人也逃不过安娜的魔力。莱温第一次见到安娜时,已快到故事的结尾,这时的安娜已被社会抛弃,人人避之不及,莱温脑子里自然也灌输不少安娜的负面信息,可以说浅意识上不怎么喜欢安娜的,他没想过要去见安娜,纯粹是被安娜的哥哥拉去的。莱温不喜欢上流社会,也比较纯朴,不善于交往,但一见到安娜,他也不得不发生巨变“莱温现在已完全不用当天上午那种刻板的态度说话了,他跟她谈的每一句话都有特殊涵义,跟她说话很愉快,听她说话更愉快。”莱温还在心底不止一次赞美安娜:“不错,不错这个人真不寻常!”“一个多么出色、可爱而又可怜的女人啊!”莱温甚至感到对她有一种使他自己都觉得吃惊的心疼和怜惜之情,除了妻子从不考虑女人的他,却一直在琢磨安娜,琢磨她的内心生活,竭力去揣摩她的情绪。为她辩护,为她担心,为她惋惜,他也被安娜征服。

          安娜以她的内在魅力折服了不少人,她那超凡出俗的勇气更是提升了她的神性,震撼整个社会。

           安娜当时处在三个集团组成的上流社会中,卡列宁为首的官僚集团,伯爵夫人莉姬娅为首的伪君子社会,和公爵夫人培特西为首的放荡男女圈子,但安娜不属于任何一个集团。当时的贵族社会的淫靡之风极盛,三个贵族集团的男女大多过着双层的生活,既有合法的婚姻,由有众所周知的婚外情。整个上流社会浸透着伪善,丈夫欺骗妻子,妻子背叛丈夫,所有的“合法的”婚姻外面都有“不合法的”婚姻补充形式。安娜不屑于过这种一面维持合法婚姻,一面与情夫放荡调情的生活,她是一个纯真诚挚的女性,敢爱敢恨,坚定维护自己爱的权利,决不向虚伪屈服,大胆与丈夫,甚至上流社会决裂,毫不掩饰地公开自己的选择。我想起她看沃伦斯基赛马后对卡列宁说的一段话:“你没有错,我实在是被吓坏了,我克制不住自己,我听着你说话,心里却在想着他,我爱他,我是他的情妇。我看见您我就受不了,我怕您,我恨您……您高兴怎样对付我就怎样对付我吧。”当时看到这样的话,我心都快跳出来了,真为安娜捏一把汗,觉得她实在有胆量,我想这也是前无古人了吧。安娜单枪匹马向丈夫开战,这不但是对着自己的丈夫,前面还有整个上流社会,头上还有个宗教,她的勇气真的非常人所有。

          如果安娜真的能跟沃伦斯基一走了之,移居国外,倒还可以说,安娜还是害怕受众人攻击,逃之夭夭。但安娜的勇气就体现在,她敢作敢为,敢于面对一切。欧洲旅行完还照样风风光光地回来了,对自己的幸福也毫不掩饰,对自己的行为也不加以克制。明知成为众矢之的,还是到剧院去看戏,对沃伦斯基的担忧也毫不在乎,反而对他的劝解加以反驳“我为什么不能去?”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唾弃她,只要沃伦斯基爱她,她就后悔自己的选择。这就是与众不同的安娜,超越世俗的安娜。

       安娜是因为她的神性才让我们难以忘怀,但安娜首先是一个人,她也具有人性,是她的人性,才让我们感觉她的存在。

        安娜的人性体现在她也需要爱,她也有痛苦,她也有人的自私。

     安娜跟丈夫卡列宁生活了八年没有爱的生活,不是她不需要爱,只是她的爱被压抑了,直到遇见沃伦斯基,她才发现她非常需要爱,需要有爱的生活。在沃伦斯基的面前她就控制不住,大胆地把自己对丈夫的不满,对爱的需求说出来:“八年来他窒息了我的生命,窒息了我身上一切有生气的东西。他从来没有想过我是需要爱情的活的一个女人,他们不知道,他时时刻刻都在侮辱我,自己还洋洋得意。难道我没有尽力,尽我所有的力量去找寻生活的意义吗?难道我没有尽力爱过他吗?当我没有办法爱他是,难道我没有尽力爱过儿子吗,可是我后来我明白了,我不能再欺骗自己,我是一个活人,我没有罪,上帝把我造成这样一个人。我需要恋爱,我需要生活。”

          为了爱情,安娜不惜抛夫弃子,放弃身份地位,与社会决裂,孤注一掷,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情人对自己的爱情上,除了爱情,她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但她还是很自豪“对我来说天下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你的爱情,只要有了它,我就觉得自己很高尚,很坚强。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是屈辱的,我以我的处境自豪”。

         安娜是一个有追求的女人,追求她的爱情,追求她的幸福生活。当她的理想与现实相矛盾相冲突的时候,她必然痛苦。因为她进行的是非常人之举,所以也将受到非常人的痛苦。通观安娜的一生,到处都有痛苦的痕迹。

        安娜是一个擅风情,秉月貌的人,可偏偏嫁了比她大二十岁的无爱情的“机器式”的卡列宁,过了八年没有爱情的生活,所有的生气、情欲都被压抑着,她能不痛苦吗?好不容易遇到解风情的沃伦斯基,唤醒了她的爱情,满足了她的情欲,可上流社会只许他们偷情,不许他们光明正大在一起,而安娜偏要追求自由的爱情,公开与情人在一起。她的举止违背了上流社会的游戏规则,必然遭到唾弃,被人诬陷、鄙视。原来的生活圈子已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他们只好离开这个伤心地,到国外去。但这是又多了一层痛苦,那就是思子之苦。这八年来,她把所有的爱和情都倾注在儿子身上,两人已连为一体,她实在难以割舍,离开儿子越久就越痛苦。尽管跟情人过着蜜月般的生活,她还是很痛苦“我同样痛苦而且还会继续痛苦的,我失去了我最珍爱的东西——我失去了清白的名声和儿子”她不在乎名声,但在乎儿子。所以不得不又回到她一直要逃离的地方,回到离儿子不远的地方,回到众人的靶心——莫斯科。安娜想念儿子又不敢跟沃伦斯基说,更不敢去跟丈夫协商。只是在儿子生日那天买上礼物做贼似的偷偷溜进儿子的房间与儿子诉说亲情,可因为丈夫的到来,匆忙得连礼物都没来得及给儿子就逃了出来。想想这般情景,安娜能不痛苦吗?

         自从跟沃伦斯基在一起后,安娜就众叛亲离,以前的朋友鄙视她,得不到儿子,丈夫又不肯离婚,安娜只能与沃伦斯基过着非法的夫妻生活。这种情况下,安娜能做的只是捍卫自己的爱情,紧紧抓住沃伦斯基,这是她的救命稻草。可是沃伦斯基毕竟是一个属于世俗的人,他没有勇气与他过去的世界完全断绝关系,他也无力反抗宗教情节和大众意志。除了爱情,他还想到责任、义务、社会生活。他离不开原来的生活圈子。这时,安娜不能不害怕,害怕失去她的爱情,为了抓住她的爱情,不惜降低她的个性光彩、雍容华贵,变得偏狭和庸俗,甚至在沃伦斯基的庄园,降低人格,对沃伦斯基曲意逢迎,刻意修饰,对其他男人买弄风情,以引起沃伦斯基的注意,同时还变得多疑、神经质“眯起眼看东西的古怪的新习惯”,安娜走向了变态和堕落。即使安娜放弃了她的独特神性,她的真诚的心灵瓦解了、毁灭了,整天惶惶不得安宁,但安娜还是无法挽回她的幸福生活。痛苦无奈的她精神几乎失常,性情刚烈的她,高傲的她只有用死来解除痛苦。

         在《安娜卡列尼娜》一书中,列夫托尔斯泰描绘得最为深刻的就数安娜和莱温,作者对着未来能够人的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这来年感人既有相似之处,又存在强烈的对比。他们都在追求幸福生活,但心态不同,结果不同。莱温是博爱的人,又是爱思考的人。他既追求个人的幸福生活,又渴望改变农民的生活,改革农业,他认为“必须彻底改变,必须以人人富裕起来代替贫穷,以利益一致代替互相敌视”,“先从我们县的一个小范围开始,然后扩展到全省,然后是全俄国,然后是全世界”,“是的,这是一个值得为之奋斗的目标”,莱温就是这样达到道德的自我完善。所以整个过程中,他即使经历过坎坷,遭过打击,甚至绝望到想过死,但他并非是孤独的,还有很多精神的力量弥漫在他周围“为灵魂活着,记住上帝”如电光一样照亮他,挽救他,使他重新为幸福生活,为实现人生价值奋斗。

             而安娜却相反,她是自私的人,自私得为了一己之私,可以于传统风俗、伦理道德、法律条文、宗教观念不顾;可以抛夫弃子,毁灭家庭,蔑视整个社会。

          安娜第一个毁灭的人是她的丈夫卡列宁,把自认为生活得意,官场得意的卡列宁推向深渊。卡列宁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情趣的人,却在物质上,给予安娜富足;在社会上,给予她高贵,但安娜却毫不留情就跟情人跑了,留给卡列宁的只是交际圈的耻笑,生活的一团糟,官场的一落千丈。但安娜却不这样认为“关于丈夫遭到不幸的回忆并没有损害她的幸福”,“丈夫的不幸给她带来太多的幸福,使她顾不上去后悔”。安娜一直在恨丈夫,恨他对自己狠心,恨他不肯离婚,恨他不给自己和沃伦斯基合法婚姻。其实开始卡列宁是同意离婚的,留着这样名存实亡的对他也是一种折磨,只是安娜除了自私还贪,她还要继续她的母爱的释放,还要得到儿子。安娜是爱儿子不错,但这只不过是她想求的心理平衡而已,儿子也是她的精神寄托,在爱情暂时缺失时,她就需要亲情来补充,但一旦爱情与这母子之情相冲突时,安娜还是不会舍不得亲情的。所以安娜在毁了丈夫的同时,也给儿子带来了伤害,她虽然对儿子哭诉思念,而她却是造成儿子不幸的直接原因,她一直给予儿子过分的母爱,却在瞬间这一切都没了,而且在失去母爱后,“认为思念和回忆母亲是可耻的”,在儿子心理上留下了一层阴影,只有忘记过去,才能使他恢复正常生活。

            安娜的自私还体现在,她对沃伦斯基的要求,沃伦斯基处处迁就她,在她抛弃地位、儿子的时候,沃伦斯基也放弃前途,离开母亲,克制自己放荡公子的自由。安娜埋怨沃伦斯基不理解她,不理解她对儿子的感情,却从来也不去理解、去体谅沃伦斯基希望正式结婚的正当要求。安娜一旦满足不了自己的私欲时,不反省自己,却在高喊:“一切都是虚假,一切都是谎言,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罪恶”,开始把自己的痛苦转给他人,开始进行报复,报复所有的人,似乎所有人都对她不住,她报复手段也够特别,以毁灭自己来达到目的。这也是安娜跟莱温不同的地方,莱温在失败后,还能得到社会、上帝的拯救,但安娜一开始就把这一切抛弃,一旦失败,她就一无所有,惟有把死作为武器。不过,她成功了,用沃伦斯基的母亲的话说:“她倒也真有点特别,她毁了自己,也毁了两个很好的人——她丈夫和我不幸的儿子。”

            安娜的人生是悲剧的人生,也是丰富多彩的一生;安娜的生命是短暂的,但她的形象却是栩栩如生,是永恒的。她的复杂性格,至今让人亢奋;她的神性和人性,光彩夺目,至今让人无法忘怀。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评论 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