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研网
博客中心 > 教育协调发展的国际经验

教育协调发展的国际经验

发布时间:2014-02-01 16:21:00 作者:674311 浏览次数: 评论:4 分享

教育协调发展的国际经验

 

 

通过立法和执法,强化政府责任

世界各国教育发展的历史表明,教育协调发展离不开政府的积极行动。在大多数国家,基础教育和中等教育是公共品或准公共品,由政府提供或受政府资助。西方发达国家于18、19世纪逐步建立起公共教育体系,这些国家的政府在20世纪更强有力地掌控公共事务,更大程度上支配了教育发展。其基本途径是通过立法和执行法律来强化政府的教育责任。

1862年,美国总统林肯签署《莫里尔法》,在政府的资助下,州立大学迅速发展起来,适应了美国工业化进程和人口激增对高等教育日渐增长的需求,形成了美国现代公立大学体系,打破了教会大学、私立大学垄断局面,促进了学术研究的发展,推动大学走出“象牙塔”,主动适应社会发展和为社会服务。公立大学的发展,促进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多样化,多样化是教育协调发展的必要条件,也是协调发展的必然成果。

1994年实施的《美国2000年教育目标法》是指导美国进行教育改革的纲领性文件,其突出特点是要提高教育质量。强调各州教育标准的一致性,加强了联邦政府对标准内容的干预。1994年,美国国会重新审核《初等教育与中等教育法案》时,强调加强绩效责任制,要求对那些未能在其学生通过基于标准的测验方面表现出明显进步的学校进行处罚。到1997年,22州通过相当于“学术破产法”的立法,明确了州有权对那些成绩持续低下的学校即“失败学校”或“失败学区”进行干预。

联邦政府在美国教育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联邦政府早在内战时期就已开始对教育发挥较大作用,为将叛乱的南方各州纳入主流的教育格局中,成立了联邦教育局,推动联邦各类教育活动的一致。联邦教育局最初是具有内阁级别的部门,但很快沦为收集信息的教育“署”。1979年,在卡特的推动下,成立了联邦教育部。这一行动得到国会的默认,因为国会在立法上历来支持增加政府对教育事务的参与。教育部作为联邦机构,对推进全美教育活动的协调统一具有重要意义。

英国教育长时期主要由教会控制,直到19世纪才逐渐形成了政府对教育有组织、系统和持续地干预。1883年,议会通过决议,每年从国库中拨款2万英镑作为初等教育学校的建筑补助金。这是英国历史上第一笔政府拨款,也是教育从只作为宗教活动或民间活动向教育国家化发展的转折点,是政府参与教育管理的开端。《1902年教育法》使地方政府控制教育的性质和程度发生了根本变化。地方教育当局的任务是保证满足初等教育的要求并采取其认为合适的措施,提供或帮助提供除小学教育外的其他各类教育,包括发展中等教育和继续教育、技术教育、建立培养初等学校教师的师范学院,并促进各类教育形式的普遍协作。《1944年教育法》继续强化了地方政府管理教育的职能。1979年是英国教育发展的一个重大转折点,教育开始走向市场化和中央集权,加强了中央政府对教育的控制。

 

科学规划

加州高等教育系统总体规划是国际上享有盛名的通过科学规划促进教育协调发展的典型案例。

20世纪60年代加州高等教育总体规划是美国教育史上对高等教育所做的最有影响的一次规划。这次规划实际上是对加州由来已久的“三级高等教育系统”的确认,进一步厘清了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和社区学院之间的关系。通过承认学生在初级学院所受的学术训练,高一级高等教育机构接纳来自较低层级机构的优秀学生,从而建立起三种层次的高等教育机构之间的制度性联系。

加州高等教育系统包括三个公立部门(加州大学、州立大学和社区学院)和一个私立高教系统。总体规划的目的是为各类高等教育机构定位,彰显各自的长处,提高整个加州地区高等教育的效益。社区学院提供了广泛的入学机会,所需费用比加州大学和加州州立大学低,大约70%的加州学生在社区学院学习。大约19%的学生在加州州立大学就读,加州大学容纳了仅8%的学生。这样有利于每一层级的高等教育机构坚持自己的使命,满足学生和社会多样化的需求。加州高等教育系统通过有序的扩充适应人口不断增长的趋势。

任何国家的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都必须面对五个中心议题:一是对平等的追求,二是精英人才的培养,三是由何种机构负责实施,四是依靠规划指导,或者是自由竞争,五是多大程度上由高等教育体系自己来调控,多大程度上由国家来协调。加州高等教育系统总体规划对这些问题的回答经受了历史的检验,满足了社会对高等教育的总体需求,对教育平等的需求,对精英人才的需求,对职业技术人才的需求。

 

推进教育公平,促进教育协调发展

没有教育公平,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协调发展。20世纪后半期,教育公平成为世界教育的普遍潮流。

美国是教育最发达国家之一,现今拥有完备的各级各类教育,特别关注弱势群体的教育。然而,美国通往教育平等的道路是坎坷不平的。美国人一直将良好的教育视为通往社会上层的工具和民主传统的标志,但是在很长时期,许多年轻人极少获得或从未受到教育。直到1950年,仍有72%的残疾儿童没能入学。[1]黑人儿童受种族隔离的影响,受教育权遭受严重侵害。

1965年,在约翰逊总统任期内通过了《初等教育与中等教育法案》,代表着联邦政府向青年提供优质、平等的学校教育方面做出的一项新的重大承诺,是“美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一部教育法案”。人们对穷人教育问题的重要性的广泛共识被列为《初等教育与中等教育法案》第一条,绝大多数项目经费投入到改善处于弱势地位的贫困儿童的教育。[2]

    教育平等是法国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前教育部长雅克·朗说,机会均等和知识需要应对并行不悖,每个公民应当更好地获得文化与知识。为了克服学业失败和缩小教育不平等,法国政府于1981年提出“教育优先区”政策,在学业失败率较高的城区或乡村划分一定的地理区域,实施特殊的教育政策。在这些区域内,以“给予匮乏者更多,特别是更好”的思想为宗旨,采取强化早期教育、实施个别教学、扩大校外活动、保护孩子健康、加强教师进修等措施,并为区域内各级中小学追加专门经费,为教师增加补贴,以保证教育质量有所提高。

 

运用市场机制

    虽然美国联邦政府不断加强对教育的干预,但是联邦政府负担教育经费的比例却越来越小。联邦政府对教育的控制,特别注重利用市场机制,把联邦经费作为杠杆,充分发挥其引导作用。2009年奥巴马政府颁布《复苏与再投资法》,从刺激经济发展的7870亿美元中拿出1150亿美元,直接拨给教育系统,这是美国历史最大一笔一次性投向教育的拨款。其中一笔43.5亿美元的款项,用于鼓励各州和各学区进行联邦政府期望的改革。这项被称为“力争上游”(Race to the Top)的拨款项目,设置了严格的条件和审批程序,充分体现了联邦政府的政策意图。



[1] [美].L.迪安·韦布. 美国教育史:一场伟大的美国实验[M]. 陈露茜,李朝阳译. 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10:332.

[2] [美].韦恩·厄本,杰宁斯·瓦格纳. 美国教育——一部历史档案[M]. 周晟,谢爱磊译.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450-451.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评论 已有